<form id="q4gkc"></form>

      <nobr id="q4gkc"><th id="q4gkc"></th></nobr>
    1. <tbody id="q4gkc"></tbody>

      <nav id="q4gkc"><optgroup id="q4gkc"></optgroup></nav>

      首頁 > 絲路 > 正文

      東京:城市軟實力管窺

      新華絲路|2022年10月26日
      閱讀量:

      近兩年,日本媒體憂慮軟實力下降的報道不時見諸報端,特別是?可以自由地選擇職業、生活方式、選擇領取養老金的時間及退休時間,也可以算是東京多元、包容的一部分。

  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  硬實力讓城市強大,軟實力讓城市偉大。當我們把目光聚焦到一座座城市,在文化建設、城市治理、人居環境、營商和創新等諸多領域折射出的城市精神品格,穿過歷史長河,歷經時光洗禮,內化為城市軟實力之基,推動城市綜合競爭力不斷躍升。

      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新華絲路即日起推出“愛上汽車 暢行天下”——《全球中心城市軟實力》專題,將目光瞄準紐約、倫敦、巴黎、阿姆斯特丹、慕尼黑、迪拜、悉尼、東京、新加坡、上海10座全球化中心城市,聚焦“城市軟實力”發展,為國內城市提升軟實力、做強綜合實力、講好中國故事提供有益參考。

      這是2020年11月10日在日本東京都廳展望室拍攝的晴空塔和東京夜景(新華社記者杜瀟逸攝)

      新華絲路東京10月26日電(記者劉春燕)近兩年,日本媒體憂慮軟實力下降的報道不時見諸報端,特別是日本企業的薪酬在國際上越來越缺乏競爭力、日本吸引人才難、人才紛紛流失、選擇去別國發展等等是并不新鮮的話題。

      “但是,在紐約和東京之間選擇的話,我肯定選擇東京?!比涨?,一位供職于日本某大公司東京總部的北京姑娘(應本人要求隱去姓名,姑且稱G姑娘)快言快語地跟記者說。這位G姑娘北大畢業、曾留學英倫、學生時代就向往在海外國際大都市工作生活。

      G姑娘上面的話主要是從東京相對于紐約更有安全感的角度來說的。東京一直以社會治安良好著稱,惡性案件極少,單身女性即使很晚回家也不太需要擔心安全問題。在吸引人才特別是亞裔人才方面,東京相對于紐約平添優勢。

      2018年被公司作為高級人才引進的G姑娘迄今已在東京生活了4年。她認為,東京雖然注重日本特色文化的傳承,同時國際化程度也非常高,各種規則制度成熟,一切有章可循。此外,東京服務業發達,生活便利,氣候宜人,有世界各地的美食,作為一個外國人生活起來也很方便。

      雖然G姑娘已經結婚,但她特別提到,東京是一個多元、自由、包容度很高的城市,在這里女性選擇單身不會有來自周邊環境的壓力,可以活得自由自在。

      有人說東京人不似大阪人那么待人熱情,住久了難免會有難以融入的孤獨感。但G姑娘表示,對于一個獨立的人來說,彼此之間保持一定距離是非常舒適的。她視其為東京的優點之一。

      談到薪酬問題,G姑娘坦承,跟其他同學相比,工資待遇確實并沒有多少優勢。但G姑娘的公司制度規范,休假有保證,平時上班不用擔心996,即使有加班,也一定會有規范的加班工資,而且不會動輒裁員。她說,工資雖然沒有優勢,但是有安全感,有更多自由的時間去消費,生活的幸福度更高。

      此外,雖然是老牌大公司,G姑娘的單位并不僵化,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很快推出了遠程辦公制度,這兩年G姑娘都可以自由地選擇宅家辦公,省去了感染風險和通勤煩惱。

      G姑娘是幸運的,在留學生招聘會上直接被大公司作為高端人才錄用了。對普通的日本人來說,則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幸運。

      記者認識的山口女士今年40多歲,因為注重文化生活,喜歡逛博物館、看各種演出,在外地大學畢業后就選擇到東京來求職,日本人稱這種情況為“上京”。畢竟東京是日本就業機會最多的地方,很多日本青年學生都希望趁年輕在東京打拼一場。

      山口女士目前在一家翻譯公司工作,單身的她日子過得可謂自由、充實。如果說有遺憾的話,就是東京的生活開銷太大了。山口女士就職的公司不像G姑娘的公司那樣是公司中的“巨無霸”,會以非常優惠的租金向員工提供宿舍。山口說,目前自己工資的大約三分之一要用來付房租,她表示這個比例如果能降到四分之一就好了。

      長野縣出身的有賀先生,在東京打拼多年后,意識到在東京結婚、育兒沒有希望,2011年選擇了離開。他返回長野中部的南箕輪村,買了獨棟的房子,每月還貸的錢正好相當于自己在東京租住開間的租金。

      如今有賀已有兩個孩子。他表示,南箕輪村吸引他的地方不僅僅是生活成本低,那里還有非常好的育兒環境,比如孩子入托不用排隊等名額等。

      62歲的富田先生現在是記者所租住公寓的一名物業管理員。富田年輕時曾是一位音樂人,這樣的自由職業者年老后可以從社保機構領到的年金會比較少,富田因此選擇了繼續工作、延遲領取養老金。年近60時他加入了現在的物業公司。

      “即使到了75歲的退休年齡,我也并沒有打算徹底退休?!备惶镎f,按照公司規定,正式社員的退休年齡高限為75歲,退休后仍可以契約社員或小時工的形式繼續在公司工作,最高年齡限制為85歲。

      可以自由地選擇職業、生活方式、選擇領取養老金的時間及退休時間,也可以算是東京多元、包容的一部分。

      但是,多年來靠社會凈流入維持人口增長的東京已接近臨界點。日本總務省日前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,在日本人口連續13年下降、降幅創出新高的同時,作為首都的東京,社會凈流入人口數量也已經難以彌補人口自然下降的缺口。

      截至今年1月1日,包括外國人在內,東京人口同比減少4.8592萬人至1379.49萬人,為有該項統計以來首次出現下降,降幅0.35%。其中外國人同比減少2.8555萬人,降幅5.23%。最近一年,流出東京的人口同比增加2.7萬人。

      日本內閣府的調查顯示,自疫情暴發以來,居住在東京的人對“移居外地”的關心度明顯上升。6月的調查顯示,包含“強烈關注、關注、稍微關注”等人群在內,對移住表示關注的人在全年齡層人群中的平均占比上升至37.2%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在20歲-29歲的人群中這一占比達到50.9%,超過了半數。

      長期以來實際工資不升反降、生活成本居高不下,未來東京要怎樣維持競爭力還有待觀察。

      新華財經聲明:本文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      傳播矩陣
      支付成功!
      支付未成功
      国产5gav影院

      <form id="q4gkc"></form>

        <nobr id="q4gkc"><th id="q4gkc"></th></nobr>
      1. <tbody id="q4gkc"></tbody>

        <nav id="q4gkc"><optgroup id="q4gkc"></optgroup></nav>